疯狂的石头

  【成语故事】桑田,农田。大海变成桑田,桑田变成大海。比喻世事变化很大。从前仙人王远和麻姑,他们相约到蔡经家去饮酒,王远一行很快就到蔡经家,但没见到麻姑的到来,就派使者去请。麻姑到来说她奉命去巡视蓬莱,已经三次见到东海变成桑田,现在海水又退了一半。王远说那里又要扬起尘土来了。

  今天在网上发现一段最近上传、之前从未见得的《疯狂的石头》创作纪录片(非DVD版附带的电影制作特辑),其中一段导演与演员剧本讨论会上宁浩对包世宏一角的阐释能揭示这组镜头的含义,链接在此(14分30秒开始,全片都值得一看)。不想看视频的可看我整理的文字版(第二人称指包世宏):

  “再后来的进行当中,你会发现自己的事情,就是那个你的判断和思路啊都是不靠谱的。成语故事典故就是你慢慢发现了自己的不靠谱的这个方面以后呢,在这个事情的升级的过程当中,尤其在你,当你发现你无力回天,你付出了再大的努力,这个厂子,和这个厂子的命运,并不是你个人的英雄主义可以拯救的。当你有这一面的时候,就把这个人就又扶起来,就是这个人物又叠加一层,又拔高了一层。所以这个人认清了自己。当然他的性格可能不会变,性格可能不会变。但是他终于寻找到一个过去他错误的东西。他放弃了。”

  根据这段发言揭露出的导演创作意图,结合包世宏最开始不相信“还真有人来偷”,然而确实和盗宝贼短兵相接的前置剧情,本问题中的那组镜头应该是表现包世宏现在真正把自己摆到了翡翠的守护者这一位置上,决心好好上马和盗宝者斗一斗,以保卫厂子的命运。其后包世宏再次出镜,是带着三宝认真做犯罪现场勘察和防范了,正好印证这一解读。而场景中两位大叔推铁索锻炼,是对翡翠在不同人手里来回转移的隐喻,大叔面似双胞胎,则隐喻无论谢小盟、三贼、麦克其实都是面目相同的坏人。这样看来,本人之前的解读没有紧密结合前后剧情,是有偏差的,也解读过度了。而这个问题下@Dennis Feng的解读应该是更贴近导演意图的。考虑到之前的回答已收到一百多个赞同,为避免误导后来的知友以为赞是针对这个新解读的,原回答就不删了,以留存证。我今天也找到了《疯狂的石头》背后的孵化项目亚洲新星导计划的官网(结束十年后还能访问,也是良心),其中导演宁浩的陈述对理解这部影片有所帮助。这段陈述在此官网上只有英文,我也懒得再翻译回来了,原文如下:

  个人觉得,这是表现包世宏空有一身本事,但在现实中无处施展的矛盾。从“世宏”这个名字就可以知道编剧设置这个人物是具有大抱负的(此名实际来自于该片制片人),而电影前部也说了,包世宏是警校毕业,自信对付真正的匪盗自有一手(参见他看警察负伤的新闻时作出的放一包灰面斗贼的评论),但是却只能屈于一个濒临破产的厂子里当个保卫科长,自己的抱负和能力无处施展,而他那句“你个哈儿哦,连尿都屙不出来”正是对他人生处境的侧写。舞剑这个场景,表现的正是包世宏心中自己的理想形象和抱负,是能够斩将杀敌的一代英豪,但是与现实一对比,自己只能组织个业余的保安队,八个月的工资都不够赔一个车灯,更何况还根本就领不上,自然就显示出了窘迫和无奈。

  编剧和导演对包世宏这个人物的刻画,可以说跳出了一个单纯让观众发笑的喜剧角色。包世宏是谁?是千千万万本来有理想有抱负,但在经济社会发展变迁中,被埋没、得利不多却直接承担改革阵痛的普通人。我就是重庆人,电影里这种濒临破产-改制-原有职工待岗下岗的老国企,重庆实在是太多太多(谢厂长的扮演者陈正华就曾是重庆灯泡厂副厂长,九十年代下岗后迫于生计改行当群演),我想中国其它地方也不会少。《疯狂的石头》之所以好,是因为它不只仅是一部将电影特有的视听语言魅力体现得淋漓尽致的出色喜剧,它在令人大笑之余,没有忘记关怀这群被抛弃的普通人。电影最后,包世宏阴差阳错把真翡翠戴在了老婆脖子上,可谓是编剧和导演为这群善良的人在荒诞疯狂的环境中选择了一个温暖的结局。

  全片剪辑凌厉、明快,我觉得几乎没有废镜头-几乎,而不是全部。但题主说的这个,我却认为是个构建生活真实感的空镜头,和故事情节无关。

  这个镜头,我看的那个版本的剧本里没有。拉片的时候我就觉得它有些怪,不是呼应,也不是伏笔,更不是中间点,就那么天马行空的飘过去了。大概是宁浩喜欢江边这个场景,于是拿来用了。关于马的成语故事

  我个人觉得这句话对包哥内心世界的表达。刚开始包个是不相信有人来偷的。通过包哥台词“还真有人来偷”可以看出来。但是在道哥团伙“真的”来偷了之后。包哥开始认真起来。在江边思考许久后也许是双胞胎老头的“嘿,哈,嘿,哈“唤醒了包哥内心的责任感。于是决定拔出”‘宝剑“,保卫石头。

  所以这一幕应该是整部电影中包个内心世界的一个转折点,从此包哥从一个警校学刑侦的正式转变为保安科科长

  ”曾经在码头边很突兀地在地上捡起一把宝剑(我们可以理解为此情此景是他内心的流露,而非实景),学着霸王的京剧腔调吼道:苍啷啷拔出宝剑,哗啦啦马踏连营——宝剑通常被看着生殖器的象征,这里就象征着包世宏内心的欲望无法得到满足和释放,所以它压抑、焦虑、恐惧,在生理上的表现就是尿不出来。“(参见全面解读《疯狂的石头》)

  一个人活着即需要物质也需要精神。我觉得这部电影从头到尾都在讨论:是物质重要还是精神重要。稍微注意一点就能发现每个坏人都有些奇怪有些搞笑。其原因就是他们精神层面的东西被刻意的表现出来。比如大盗总拿自己的信誉说事,道哥把偷东西当事业等等。总之就是坏人看上去就喜欢自己是个坏人,一副我为自己是坏人感到自豪的样子。所以除了徐峥以外,别的坏人严格意义上还算不上坏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都还很天真可爱。

  为什么要有包头在海边拔出宝剑唱上两句的镜头?记得前面勘查下水道,包头骂他小弟尽看些鬼打架的书。为什么骂他?因为现实太残酷,包头知道自己这个小弟还很幼稚。后来这个小弟去北京,包头去找过他奶奶,场景以及人物很清楚的告诉观众这个小弟家的生活条件。试问家里这么穷,有什么多余的时间空间让他陶醉在武侠小说里?可这就是精神层面的东西啊。就是告诉观众包头已经向生活做出了妥协,他已经适应了在现实中精神不是一种必须品的生存法则。当然,包头骨子里就有正义感,这也是为什么再窘迫的生活没能让他想干坏事的原因。然而他发现了这么一群笨贼,而这帮贼的敬业之心又勾起了他的那些淤积在心底的正义感,使他找到了精神寄托。拔剑唱曲的这个镜头在不经意间把包头内心的那种莫名的激动暗示给了观众。这种深层次的表达真的是太高明了。

©